導航菜單

凱圖

  我希望能夠站著掙錢,續航而不用進入無休止的詢價、談合同、做方案、實施的漫長過程。精細化到每一個廣告位所帶來的轉化量、公里訂單銷量等等。其次,續航通過分析這些數據為優化站內廣告位創意、展現位置提供數據支撐。凱圖其次考慮對廣告素材的優化,公里比如活動頁的顏色、尺寸大小、文案等。文章開始前,續航我們來科普一下,什么是站內廣告?所謂站內廣告是指在網站首頁或者其它頁面,在顯眼的位置為某些商品/活動做站內推廣的一種形式。那么面對網站中N多的廣告位,公里如何分析合理運用,實現其最大價值呢?本期內容我們從站內廣告分析為大家說說。作者信息:續航99click商助科技,微信公眾號:cn99clickdocument.writeln('關注創業、電商、站長,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,定期抽大獎。凱圖A廣告位在實現的轉化項目(如注冊成功、公里訂單成功等),所帶來的點擊量、轉化量、轉化明細等數據。

上述我們僅僅以轉化項目“訂單成功頁”為大家分析了如何根據數據調整優化廣告位,續航當然這并非是唯一依據,續航站內廣告分析可以分析到其它的轉化項目,如圖所示:從上圖我們可以看出,還可以分析到其它轉化項目,比如上圖我們看到的“注冊成功、會員套餐、第三方登錄等等。對于電商運營人員來說,公里最頭疼的莫過于廣告位的設置,尤其是每逢節日促銷活動,如何合理運用廣告位,這是每個運營人員不得不思索的問題。凱圖續航任正非自問自答我們的對手是誰?是不要命燒錢的互聯網公司。

雷軍之所以是雷軍,公里不在于他能抓住風口,而是沒有風的時候他也能不掉隊。當年拿到Mate7的人,續航今年都35歲左右了吧,沒升上技術專家的都有點危險啊。歡樂斗地主刷豆器小米Note沒有指紋識別,公里而同期搭載了指紋識別的華為Mate7一戰成名,取代小米成了最受黃牛喜愛的機型,價格一度被抄到了和蘋果一樣的5000元檔。如果雷軍是一本書,續航這些年的起起落落就是最好看的地方。

凱圖希望多年以后,我們提起雷軍,會說這個人年紀輕輕就勤工儉學,愛抽煙,說話有口音,事業三起三落。小米不是Snapchat、Uber那樣隨時可以上的公交車,過去三年里唯一的一輪融資出讓不到3%的股份,這極不正常。

所以王小川就說,我比李彥宏技術好,但是他比我命好。這就是一個指紋識別引發的慘案。這個月小米還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,就是發布了小米自主研發的澎湃S1芯片。但是這個撥亂反正有點晚,整個2016年小米的研發節奏被完全打亂重來。

翻開革命家史,就知道那一年參加革命的很重要,日后解放了待遇不同,親疏有別。這些人加盟小米的時候正是小米氣勢如虹,但是三年之后小米的成長性沒有預想中那么高,職業發展和預期中的有落差很正常。但是一旦算錯了,或者外部環境突變就很要命,可能讓公司長期找不到北,打贏了每一場戰役輸掉了整個戰爭。當時Pingwest的一篇文章提到,小米官方的編年大事記中竟然完全省略了2013年到2014年底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件。

至于屬于第三個圈層的摩托羅拉硬件團隊,是給雷軍捅過很大的簍子的。離雷軍最近的是他在金山的老部下,這是久經考驗的班底,以黎萬強為首。

凱圖黎萬強一手打造了小米新媒體運營和互聯網思維的打法,總結成了《參與感》,他的離開相當于是釜底抽薪。大概小米中有一半員工是在2014那個頂峰之年之后加盟小米的。

希望多年以后,我們提起雷軍,會說這個人年紀輕輕就勤工儉學,愛抽煙,說話有口音,事業三起三落。實際上孫正義也確實給了一個小米一個Offer,很大。從2014年開始在大數據上發力,去年又讓KK領銜的探索實驗室在人工智能領域做一些小而美的落地,但是小米從來沒挖過百度的科學家。小米吃了線下的虧,雷軍今年立下了5年開1000家線下店的Flag,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,多拿幾十億美元,一年就能砸他個1000家店,像打車、外賣一樣靠補貼結束戰斗。第二層是Google和微軟中國的班底,這是雷軍替金山挖人以及離開金山做天使投資人期間結識的同志,以林斌為首。document.writeln('關注創業、電商、站長,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,定期抽大獎。

最近21世紀商業評論有一篇文章《一位小米前員工的財務告白:期權如何處理讓我糾結》。但是到了2014年之后,被小米動了蛋糕的對手都醒了過來。

最外面一層是為了做手機請來的摩托羅拉硬件班底。實際上雷軍是92派企業家,1989年就開始在學校寫代碼掙錢,他1990年第一次創業,1992年加入金山。

在風口的時候,這些人中不少,流露出了要超過雷軍的想法,比如傅盛做PR說自己不是雷軍馬前卒,陳年祝福雷軍的手機做的和凡客一樣好,藍港做斧子科技的時候夸下海口、但是三年下來,基本上都老實了。這道題不難,即使你不知道雷軍在金山和小米的奮斗史,你的中學老師也一定告訴過你,答案要選最長的。

小米過高估計了自己生態鏈的價值,這是2014年小米上下陷入癲狂的后果。但是沒想到啊,這一筆大錢沒有拿到,一年后想價格戰打華為力不從心,同時OPPO、VIVO的重線下模式又崛起。何況2014年小米全年在憋的大招小米Note,不上指紋識別,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是別人能決定的。比如最近在小米高管中比較活躍的尚進,就是金山系的老人返巢。

小米直到今天,雷軍仍然是事必躬親沖在第一線的,MIUI里面一個icon不好看了,雷軍看見了也要說的。這篇文章很能反映目前小米不少員工心態的縮影。

春節前的極客公園GIF大會,雷軍露面,講了很多小米MIX的故事。給人的感覺他雖然不能回到2014年,但是可以回到了小米創業之初,甚至回到那個在金山時的雷軍。

如果沒有意外的話,2017年Q1小米國內的市場份額,將會創下新低。手機行業的競爭也來到了華為和藍綠大廠的主場,核心硬件和線下渠道的競爭,小米的地利也沒有了。

那時候小米投資團隊對自己的生態鏈企業吹風,未來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,小米能拿走一半。雷軍到底當時想要拿誰的錢過冬,這個爆料的投資人說了兩個名字,一個是之前提到的米爾納,另一位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孫正義。也許有人說你是不是太樂觀了,華為不是大眾點評,OPPO也不是Uber。1997年雷軍在金山遭遇第一次重大打擊,盤古組件失敗,跑去CFIDO論壇上灌水了半年,這個論壇上的常客還有丁磊和馬化騰,那時候雷軍已經是中關村的一面旗幟,他們還什么都不是呢?1992年出道的企業家,其生存哲學和馬化騰馬云們有所不同,和互聯網燒錢時代誕生的創業者更不一樣。

不能怪雷軍,2014年年底,連投資人都愿意給小米開出450億美元的估值,尤里·米爾納甚至明確說明,小米的下一個桿位就是1000億美元,這時候誰能不頭腦發熱呢?這時候第二個問題來了,小米2014年的估值為什么高達450億美元,融資額卻只有11億美元。只可惜小米已經不能不要命燒錢了。

實際上當時融資沒有結束的時候,當小米的估值在400億美元到500億美元之間拉鋸的時候,有一位接近這個案子的投資人對媒體透露了,“雷軍的目的是要像阿里巴巴那樣融一筆花不完的錢,可以挺過寒冬”。這個雷軍幾次整合供應鏈、調整硬件研發團隊的努力之后,已經逐漸淡出,為首的周光平博士在被調整為首席科學家之后,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微博上了。

凱圖講了一位2014年入職的小米員工,離開亞馬遜放棄了90%的期權錯過了四倍股價的飆升,拒絕了阿里錯過了4000股的股票。這也不能怪雷軍,2014年小米的形勢實在是太好了,雷軍甚至一度覺得小米的股份分得太早了。

最简单的特肖公式规律